反耶經即是反權威
[網友投稿]

文:Yeung
上載日期:2008年1月5日

分享文章

 

投訴耶經到底是義助中大學生報的圍魏救趙手段, 抑或是向標準含糊的影視處和淫審處派難題? 甚至是如某些教徒所言是反基者的預謀攻擊? 作為發起人之一, 我認為大家儘可隨便聯想, 反正, 無論動機如何, 只要你曾細心讀過令人戰慄的《聖經》網站,當可知道投訴耶經並非含血噴人或偽造証據, 當然, 我不是說這個申訴必須成立, 而大家最終是否贊同我們的申訴亦不甚重要 ,更重要的是, 我們的公職人員、官員甚至社會各界, 如何看待我們這一個投訴? 

我們可以從各人的反應中了解到一些事實, 從而進一步思考香港社會的現況。 

明顯地, 投訴耶經會令審定中大學生報的人陷入雙重標準的困局, 論不雅, 耶經比中大學生報不遑多讓, 而論傳播之廣, 耶經並不同於一般古老文獻, 在教會的推廣下, 任何人包括幼兒均可接觸耶經, 我們只有主日學, 卻從不會有「週日兒童紅樓夢/金瓶梅班」,中大學生報的傳播範圍相較下是瞠乎其後。 

影視處和淫審處如何處理反映他們的心態, 結果, 他們很輕易地解決了問題。 

無論是淫審處委員, 影視處副處長甚至王永平均用相當單薄的理由否定我們的投訴, 中間竟無回應雙重標準問題, 對他們而言, 耶經毫無問題似乎是常識或真理, 帶著這種先入為主之見, 他們完全沒有試圖獨立地判斷我們的投訴, 而王永平更以惡作劇來定性我們的投訴。面對一個雙重標準的困局, 他們, 以至部份衛道之仕(如蔡志森之流)選擇視而不見, 也許正因他們對自己, 或自己相信的權威充滿信心!「惡作劇」、「無知」、「國際笑柄」, 帶著無可質疑的權威,他們用輕蔑解決了挑戰。 

輕蔑是相當方便的工具, 甚至不必花功夫想出像樣的理由, 更不必花心思分析邏輯, 先一招「我們符合道德」, 下一招「你們惡作劇無知國際笑柄」, 易如反掌, 一切危機自動消失。 

在他們身上,我們可以看見權力者的高傲, 而這種高傲源自對耶教文化的信心, 而這種自信則源自耶教社群自殖民地時代起, 長期控制社會大量資源此一客觀事實,層層環扣,造成了一種不深思, 迷信權威的風氣。誠然, 社會風氣的形成必有複雜原因, 不能簡化判定, 但亳無疑問, 在香港, 基督教會力量過於強大, 在歷史因素影響下, 社會高層被大量教徒把持, 政策則難免有所傾斜, 加上基督教主張因信稱義, 不鼓勵懷疑, 而移植至中國的基督教並無西方自啟蒙運動以來的反省宗教傳統, 反而吸收了中華文化中的父權思想, 演變成今天的狀態。有趣的是, 基督教憑優秀行銷包裝手段, 其影響力甚至深入非信徒, 我相信那群指投訴耶經可笑的人仕並非全是教徒, 但長期耳濡目染, 早已無力更改觀點。 

我認為, 社會的發展自有原因, 基督教有今天的勢力並不算是過錯, 我們無力也無意扭轉。 投訴耶經與其說是要打擊基督教, 倒不如說是要在權威的高牆上小開缺口, 讓有意者可以邁步前行, 因為權威只造成僵化, 天主教在中世紀時的無上權威, 最後只導致無數冤獄悲劇, 也妨礙了社會的進步, 儒家受獨尊儒術所累, 也從樸素的學問變成中國進步的枷鎖, 馬克思主義意在解放無產階級, 最後成為暴政溫床, 自以為是的所謂真理, 為害往往最深。 

今日香港, 的確有不少人視耶經為必然真理, 例如影音使團最近便曾表示:「聖經不僅是宗教的重要文獻,也是上帝的說話,是信仰與道德的最高權威。同時,內中所記載任何有關科學與歷史的記述,都是正確無誤的。」這組織也曾制作連其他基督徒也嗤之以鼻的方舟電影,類此的絕對真理自信, 只會導致掩飾事實, 信念越深, 行為往往越無恥, 一眾道德信徒刻意無視淫審雙重標準, 正是這種無恥的清晰寫照。 

如果說我們是「反基」,這種狂妄便是我們要反的。 

一個宗教可以自視為真理, 但不可對非信徒有同等要求,我們的投訴正正表明, 他們認定耶經是道德的權威, 對不起, 我們不吃這一套, 也別以為這可掩飾道德審判雙重標準的事實,即使社會對此事如何冷漠、麻木, 耶經的白紙黑字和中大學生報的可笑判決, 都說明了事實, 權力者的高傲, 只反映他們的腦袋已如化石。 

要平衡這種權威的力量, 推動反宗教歧視立法是治本之法, 此事表面和投訴耶經事件關係不大, 但事實上, 立法反宗教歧視?是打擊獨斷宗教的利器, 因為這有助打破社會上宗教脈絡造成的壟斷, 和帶來的利益, 長遠而言, 可以弱化宗教權力。當然, 對充斥的教徒的政府而言無異於與虎謀皮, 但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,各位受夠權威咀臉的朋友共勉之。

 

(原載於蘋果日報論壇)

 

*本文為網友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場

 

分享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