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經歷

文:Peter
上載日期:2008年1月5日

分享文章

 

在美國讀書時, 曾經返過一間基要派的華人教會四年多, 有一些事, 都好難忘哦

 

1。放屁與神的慈愛 – 那時候, 剛開始返這個基要派教會, 那天我參加團契的聚會, 聚會開始時, 先來一個大約三分鐘的祈禱會。 那一次, 同樣是由一位比較年長的弟兄帶領, 當大家正在低頭祈禱的時候, 突然 “ 砵 “ 的一聲, 不知是誰, 放了一個大響屁。 那一次祈禱, 是我唯一一次在祈禱時流眼淚, 是忍笑忍到標眼水。 不過這一 “ 砵 “, 至少證明一點, 神已經不再是舊約那個只講公義的神, 因為若果這種事發生在舊約時代, 這個在祈禱時放屁的人, 恐怕已經身首異處, 這就證明神是慈愛的 

 

2。 敬虔的弟兄 – 除了參加星期日的崇拜和星期六的團契, 我同時參加了一個讀經小組, 基本上, 是教會安排我參加那一個小組, 我沒有選擇的。 這個讀經小組, 是全男班的 ( 基本上, 這個教會, 弟兄和姊妹, 是分開研經的 ), 據說是怕有人誤會教會是追女仔的地方喎。 這個小組, 有五個弟兄, 帶領這個小組的弟兄, 姑且叫他做A君吧。 讀那一章聖經, 我已經沒有印象, 只記得這位A君 , 工作上, 並不十分如意, A說他很難同美國人的上司溝通。 不過, 有一次分享的時候, A眉飛色舞的說他將來退休之後, 會移民以色列, 並且會在耶路撒冷居住, 因為主再來的時候, 會首先拯救以色列人, 住在耶路撒冷, 就可以早一點見到主云云。 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他太敬虔還是我對信仰不夠投入

 

3。 這個敬虔的弟兄消失了 – 就這樣, 大約返了一年多的教會。 這位A, 在教會熱心事奉, 他經常會在星期日的崇拜帶領教友唱聖詩, 只見到他在台上手舞足蹈, 非常投入。 有一個星期日, 不見了A, 有一些謠言傳出, A離開了教會。 但好多教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 過了一個星期左右, 終於有一個比較年長的弟兄在團契開腔, A君其實是有靈恩派背景的, 但教會以一個包容的心, 去接納一個持不同信仰的弟兄, 但似乎好多信仰上的問題, 都無法妥協, 教會高層與A君於是一起祈禱 ( 這位年長的弟兄一再強調是經過禱告尋求神的意思 ) 雙方都同意A君去其他教會事奉神可以更 “ 榮神益人 “。 自此以後, A君固然沒有在教會出現, 教友亦沒有再談論他, 彷彿成了教會的禁忌, 就好似梁文道較早前討論 “ 禁忌 ” 的情況一樣, 就是彷彿這個人, 或這件事, 從來都沒有發生過, 存在過一樣

 

4。 這個若杯, 就由我來受吧 – 我參加的讀經小組, 因為A走了, 只餘下四個人, 於是就由B君帶領大家查經, 這個B君同A君一樣, 都是從事電腦工作的, B君似乎工作上, 都很順利。 但有些教友, 對他從事的工作, 亦有一點微言, 因為B的工作是為美國國防部的導彈寫程式的。 有一次, 大家查完經之後, 講起工作上的點滴, B跟我們分享, 他說他決定去為導彈寫程式時, 內心亦經過一番掙扎, 因為畢竟導彈是大殺傷力武器。 B說他想通了, 他認為, 與其這一份工作落入一個不信神的人手上, 不如由他來做好這份工, 因為他是一個基督徒, 若果由一個不信神的人去設計導彈, 所造成的破壞, 將會更大云云

 

5。 聖經要從字面去理解, 生活也如是 – 又有一次, 這位B君在讀經會後, 分享他的信仰生活, 他說, 有時去超級市場購物, 會在入口遇到一些露宿者, 露宿者會問他拿五毫子 ( 兩個quarter ) 去買杯咖啡, B說他從來都不會給他們錢, 因為這些homeless拿了錢, 只會去買drug, 所以他只會陪同該名homeless去買一杯咖啡給他。 我的確對B的做法有一點反感, 因為這名露宿者, B眼中, 這名露宿者連五毫子的尊嚴也沒有 。 不過想深一層, B作為一個基要派信徒, 相信聖經應該用字面解釋, 神說七日創世, 就一定是七日。 那麼, 有人要咖啡, 從字面去理解, 就是給他一杯咖啡

 

*本文為網友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場

 

分享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