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聖經
[網友投稿]

文:前基督徒HY
上載日期:2008年1月5日

分享文章

 

《致「令人戰慄的聖經」網站總編輯﹕


很高興香港有「令人戰慄的聖經」這網站。因終於有較清醒及客觀的見解去抗衡唯我獨尊的「基督教」。 本人以前也是基督徒,但就是沒法像其他基督徒般那麼『聽話』。皆因我看見教會太多不合理的制度及無謂的束縛。


我認為整個基督教組織可用「國王的新衣」這童話故事來比喻。我就是不信沒有基督徒看出聖經裹的漏洞。只是很少人夠勇氣像「國王的新衣」裹的小孩般站出來指出基督教就像沒穿衣服的國王般愚昧。這也難怪,因基督徒總是相信一刻承認自己是信徒便得信到低,半途而廢怎下得了台。還要被扣帽子,被批判為「叛教」。對於教牧及神職人員,可能他們對於聖經以下這段經文還是心存恐懼﹕啟示錄32:19「這書上的豫言,若有人刪去什麼,神必從這書上寫的生命樹、和聖城,刪去他的份。」若實際一點來說,他們還不是怕丟了飯碗。若聖經被評定為二級不雅,所有靠聖經權威維生的行業,如牧師、學校的聖經老師及傳道人等不是要失業了嗎﹖


綜觀聖經有以下之盲點﹕


  1. 以恐懼掌管人心—

     

    正如聖經新約希伯來書10:26 提到「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、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。惟有戰懼等候那燒滅敵人的烈火。」聖經舊約亦常提及崇拜偶像的會遭不測。在舊約或新約早期那時代﹐因民智未開,用恐嚇方式去管理人民也無可厚非。但在這高舉民主的廿一世紀,信徒還受制於二千多年前的「老規矩」,那未免可笑。


  1. 以懲罰控制行為 —

     

    使徒行傳第五章便提到信徒亞拿尼亞因私自留下幾分賣田地的金錢,其餘的拿來奉獻給教會,被責備欺哄聖靈,後來更仆倒斷了氣。在這裡必須提到當時信徒之財物是不分彼此,各人都將自己的財物獻給教會,再按各人需要分給大家。話分兩頭,若現時的教會能效法這一種「凡物公用」的生活模式,那該多好!貧富差距也不會那麼嚴重吧。

     

    但另一方面,用懲罰來控制行為已一般被心理學家認為不及用鼓勵來得有效。反而容易將焦點放在負面行為上而繼續犯錯。


3.是非黑白太分明

 

    聖經有耶和華及撒旦之對比、便有天堂及地獄之對比、更有絕對光明及絕對黑暗之對比 。那麼繼之而來便是美與醜的對比、高與低的對比、成功與失敗的對比。因為有以上之比較,判斷心便會生出來。這便解釋到為何基督徒經常喜歡批判其他宗教或思想。但同時亦容易招惹批判,因你用什麼量器量給他人,他人便用什麼量器量給你。


我認為那麼多人信基督教皆因以下原因﹕


  1. 將基督教與西方社會之物質文明掛鉤﹕

     

    很多人以為近代西方社會之所以能夠比東方文族較富裕,皆因有基督教的積極前進思想推動。但實際上西方社會也同時受到古代希臘文化及哲學所影響,比如西方社會所重視的關於「愛」的觀念,便是源自希臘哲學裏的Agape Love。因此可能是西方之物質及科技文明帶動了基督教得以被廣泛地傳揚。


  1. 需要一個有勢力的團體來維持一種安全感﹕

     

    信奉宗教無可否認能給人一種心靈上的寄託,尤其是一個如基督教般有龐大組織力的宗教團體,申請入名校或老人院也方便很多。認同於一個群體又容易產生一種歸屬感,起碼有一群善良的朋友作伴。


其實基督教最缺乏一種方法引導人去親自接觸神。因此當我看到「與神對話」(Conversations with God by Neale Donald Walsch) 這書時便真個欣喜若狂。因為此書正是提及我們也可以直接與神溝通。而且神更是喜悅我們創造自己的人生,其中亦提到我們根本無罪,一切罪咎感即時消失。這才體現到基督教當初自天主教分別出來的目的,就是擺脫教會作人與神之間的中保,親自掌握與神的關係。出於同一作者的另一本書Communion With God 更指出所謂「罪」其實是來自於十大Illusions, 包括Illusion of Separation, Illusion of Superiority & Illusion of Insufficiency.。希望各位「離教者」能從以上書籍中從新理解真正創造者的性情,其實與基督教塑造出來的出入極大。關於以上書籍的作者在美國成立的組織的動向,可參考以下網站﹕www.conversationswithgod.org


三年前Conversations with God 的作者 Neale Donald Walsch來港時本港曾有一Study Group成立,為的是深入研究這本書。但後來此Study Group又停止了運作。若各位研讀過以上書籍認為可深入討論,可再研究實行Study Group的可行性。

 

前基督徒HY謹啟

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

 

*本文為網友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場

 

分享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