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被基督教/天主教/基督徒/天主教徒欺凌的日子

文:隨風
上載日期:2006年12月8日

分享文章

 

以下送給屢次勸我原諒基督教/天主教的朋友, 希望大家看完我的自述之後, 還我一個寧靜的淨土.

 

童年

 

有看過我離教見証的朋友, 都應該知道我來到世上不久, 便在不懂事的情況下, 被受洗成為天主教徒. 從此, 惡夢接踵而來.

 

首先, 是母親強迫我每個星期日都要到教堂, 無論神父的說話我聽不聽入耳, 無論我願意不願意, 我都要大清早乖乖的出現在教堂, 遵照彌撒的禮儀, 一站一跪, 一一照做. 還記得, 很年幼時, 我已經對天主教的無稽之談產生疑問. 然而, 在大人的眼中, 我這個小朋友對宗教的存疑, 是不用理會的, 反而, 應該進行思想教育, 把她的壞思想糾正過來. 沒有大人認為, 他們有需要聽聽這個小朋友的感想, 反正她就是反叛, 你要她去望彌撒, 她偏要發脾氣. 結果, 大人用強權, 喊打喊罵, 吵吵鬧鬧的迫我就範. 小小的我一早被嚇呆了. 除了聽命, 似乎別無選擇. 強權之下, 我唯有收起一個又一個的問號, 懷著驚慌和忿怒的心情, 在不願意的情況下, 每個星期日默默地完成大人要我完成的 “使命”.

 

學校生活

 

在一間天主教學校讀書, 就像走進一個鐵籠一樣, 迫得透不過氣來. 每天早上, 無論你願不願意, 都要祈禱. 大時大節, 學校總有忙不停的宗教活動來霸佔我的公眾假期. 我說 “霸佔”, 是因為我作為天主教徒, 學校宗教活動我非去不可, 否則當缺課辦. 選擇權嗎 ? 在我的天主教學校, 天主教學生是沒有選擇權的. 一日為天主教徒, 終身為天主教徒. 我背負著這個強加諸於我身上的名份, 處處為我帶來一次又一次不偷快的經歷.

 

中三那年選科, 眼見中四學校強迫會考一定要選修聖經, 心裡很不是味兒. 我向家人反映, 我對這個科目沒有興趣, 可否跟學校週旋一下 drop 掉這科. 結果換來的, 是家人說我無理取鬧. 理由是天主教學校, 當然要讀聖經 ! 有能力嘛, 自己轉校吧 ! 我無話可說, 在忿恨和無奈的心情下, 我不禁反問, 是誰要我入讀天主教學校 ? 我是不是不可擁有自己的思想和信念 ? 我是否此生此世都必須跟隨別人的信念做人, 信別人所信的, 做別人所要求的 ? 那我生存又為了什麼 ? 這世上不是有個觀念叫 “宗教自由” 嗎 ? 為什麼我沒有享受這種自由的權利 ?

 

中五那年, 我鼓起勇氣, 向修女表明某公眾假期我不願意出席避靜. 不是說神父修女都是和藹可親的嗎 ? 可是, 站在我面前的修女, 面孔猙獰, 用兇惡的眼神, 鄙視的態度, 狠狠的教訓這個純粹表達自己意願的中五學生. 我被罵成不虔誠, 不愛主, 不守十誡, 不聽話, 不是好學生…是誰說我一定要信她們所信的 ? 難道不信, 就等於不聽話, 不是好學生嗎 ? 難道一個有思想的中學生, 連自己的信念都無權主宰 ?

 

我無法在這個沒有自由思想的鐵籠中生活, 於是, 中六, 我轉到了沒有宗教背景的官校就讀. 幾經辛苦, 我終於擺脫了作為天主教徒的包袱, 在自由的天空下, 第一次呼吸到新鮮的空氣. 我第一次可以堂堂正正的告訴別人我沒有宗教信仰. 我第一次感到腦筋清靜, 可以讓我去思考我喜歡思考的問題. 這種敖翔萬里, 自己主宰生命的感覺, 難能可貴, 我緊緊珍惜每一個寧靜的時刻, 但又恐怕美好的日子很快會完結.


感情生活

 

美好的日子果然特別短. 好不容易擺脫的基督教/天主教, 轉眼間又要來纏繞我. 一份我曾經寄予厚望的感情, 竟然要我付出我的宗教自由來交換. 什麼公平, 尊重, 自由, 在基督教/天主教的世界裡, 一點都不被重視. 他們眼中, 只有唯我獨尊, 盲目附和. 分手之時, 我感到我的人生陷入最低潮. 在毫無防備之下, 一個曾經是我最親最信賴的人, 在我的心靈傷口狠狠的一刀刺下去. 無意間, 我成為了別人口中的魔鬼, 信仰道路上的絆腳石. 原來, 捍衛宗教自由的代價, 就要背上如此惡毒的罪名. 我實在無法再過一種出賣自由的生活, 結果, 我選擇跑掉, 用盡所有辦法忘記一切. 當時, 我感到自己已經走到精神崩潰的邊緣.

 

現在的我

 

基督教/天主教一次又一次的纏繞我, 我一次又一次的努力擺脫, 逃跑. 但是, 基督教/天主教一直都沒有放過我, 甚至出現在我最親的人身上, 要我用自由來交換. 於是, 我為自己建起一幅幅的圍牆, 目的是要保護自己, 免再受基督教/天主教的傷害. 我小心翼翼的重建我的生活, 為自己締造一個廣闊寬敞的空間, 讓我的思路可以暢通無阻.

 

我要主宰我的生命, 選擇自己的朋友, 在餘下的日子裡, 我希望重拾失去多年的自由. 只有在無污染的世界裡, 我才可以尋回開懷的笑容. 我為自己而活, 而不是為討好別人而活.

 

對於身邊常常有朋友勸我原諒基督教/天主教, 甚至妥協, 作出讓步. 對不起, 恕我無能為力. 一個曾經被強姦的少女, 要她強行面對強姦犯, 還要她卑躬屈膝, 處處作出讓步和妥協, 是否有點殘忍 ? 我刻意的避開一些會令我回憶起舊日黑暗日子的事情, 因為它們令我難受, 為什麼又要我放開懷抱, 勇於接受這些事情 ? 一些我討厭的禮儀和神職人員, 為什麼總要我獻上虛假的笑容, 故作友善 ? 人有喜怒哀樂, 莫非我就不能有怒 ?

 

每個人都有交友的自由. 對於新認識的基督徒, 恕我未能對他們認同或默許基督教/天主教的所作所為視而不見. 如果明知聖經正每天在中東挑起戰爭, 對數以千萬計手無寸鐵的平民大開殺戒; 如果明知眾牧師高舉聖經, 呼籲無知的信徒十一奉獻以維持其龐大利益集團的營運開支; 如果明知基督教/天主教攻擊科學, 用宗教法庭審判科學家, 對霍金言論處處斷章取義, 歪曲事實; 如果明知基督教/天主教學校每天進行洗腦活動, 剝奪眾多學童的宗教自由… 你仍然可以每個星期參與這個恐怖組織的活動, 甚至為這個恐怖組織辯護, 用行動及/或金錢去支持這個恐怖組織繼續運作, 那你一定是冷血的. 千千萬萬死在出師無名炮火之下的冤魂, 將要向你討債.

 

對基督教/天主教的罪行視而不見的信徒, 我自問 “深感佩服”, 因為他們可以埋沒良心做人, 果然是能人所不能. 我敵視這群戰火的幫兇, 難道有錯嗎 ? 難道我有責任在每個基督徒/天主教徒前笑臉迎人嗎 ? 眼見他們支持戰火洗禮, 攻擊科學, 難道我都不可以直斥其非嗎 ?

 

朋友們, 請停止要我和他們妥協, 請不要要求我埋沒良心, 請不要把我推向精神病的邊緣. 要我強行接受一些不能接受的事情, 等於剝奪我的笑顏, 奪走我開懷的日子, 打擾我自由的空間. 我受夠了. 在我餘下的日子, 可否還我無宗教的數月, 無污染的空氣, 寧靜的淨土 ?

 

(轉自香港綜合討論區 UDB Forum)

 

*本文為網友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場

 

分享文章